返回列表 發表新主題

《天仙正理并仙佛合宗语录全书注释冲虚子》总序

《天仙正理并仙佛合宗语录全书注释冲虚子》总序


余尝原道之涵于太始,此是鸿蒙未判,未有天地之先,乃仙道之先天炁。即此修仙必用此,为长生超劫之本必到此,方是成超劫运之道。隐于浑沦时无可以指名。筌为取鱼之具,蹄为系兔之具,喻言语为明道之用。得鱼则忘筌,得兔则忘蹄,得悟道则忘言语。而不能著一言说者。谓其终不可明指著言欤?而先圣权喻筌蹄者不少。谓非不可明指著言欤?而后来有几人能以明指著言者耶!今《》有《天仙正理直论》一书行于世,以道原为说,约天仙《》《》者,何以故?乃天仙师徒同志同《》,获明天仙《》《》《》《》。著言者谁?吉王国师三教逸民维摩大夫季子伍冲虚遵其师曹还阳之命,而为是言也。以藏音阐道为任,其谓混沌未判,道即不外孚混沌。而即判为两,又早以畀于人矣!两者何?一曰天,观天之日月星辰,升沉度数,实若吾身升沉度数之道也。凡言日月皆神炁之喻,言星辰皆即斗柄以明火候周天十二时之喻。日月一周天行完三百六十余度之数,而斗柄亦随之同运。人心为斗柄,运真息之火候亦完三百六十之度数,实与天相若也。二曰地,观地之水火关路,静止流行,实若吾身静止流行之道也。凡言水火亦皆神炁之喻,言关路皆三关及其所行之喻。即所谓行所当行,住所当住之理与事者是也。静止者,喻火候中之至也;流行者,喻火候中之运也,亦与地相若也。是故天地之道如此,而吾身周流六虚,亦如是之法也。喻须弥纳入芥子者,亦如是之法也。此重申结上文天地之道即吾身之道,即是仙佛二宗之语同于天地有候之理,正混沌已判当浅直为言,示人以初修实地也。故曰吾身中有天地,天地在即道在。道在此,则亦浅说而直论者,亦在此。果可说论欤?果不可说论欤?就其《后缺》
果不可说论欤?就其《后缺》
下一主題上一主題

將此篇文章分享:分享至微博  分享至騰訊微博
收藏 分享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