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表新主題

《編 後 語》

                           編 後 語



      《伍柳天仙法脈》共收入伍沖虛真人《天仙正理》、《仙佛合宗語錄》(含單獨集為綱要,答朱太和九問的《丹道九篇》),柳華陽禪師《金仙證論》、《慧命經》、<危險說>、<後危險說>,這部書集全了二真人認可的傳世內丹著作。這些著作中闡述的金丹功法,乃承傳自古以來,正宗、正統的天仙法脈,並非伍、柳二真人自創。
      天仙法脈有證可據者,始于廣成子、黃帝、老子。至魏伯陽、許旌陽二真人,便著有完整丹經傳世。其後發揚光大者,為少陽一脈;王玄甫傳鐘離權、再傳呂洞賓、劉海蟾,再傳王重陽、張紫陽;王重陽傳馬丹陽、譚處端、郝大通、劉處玄、孫不二、邱處機、王處一;張紫陽傳石杏林、再傳薛紫賢、再傳陳泥丸、再傳白玉蟾,後遂有世人所稱之北派七真和南宗五祖,並由其承傳而下的北、南兩主派;及世人所稱的東派、西派、隱仙派。眾真皆以同一天仙功法,修證成真,並皆留有丹經傳世。因遵天戒,所著丹經,不敢明示功法,更不敢全示功法。各以不同的喻言隱語而示同一天仙功法。
      伍柳二真人之著,是迄今為止,全面、系統、直接闡釋天仙正法的內丹著作。和同類丹經相比,隱語、比喻最少,伍真人著作雖全示了天仙三成功法,但仍未示入手入門之孕藥功法,僅以“有機先一著”隱示,使修者知當虔求之。此非伍祖不慈,不願示人。伍祖曾懇求老祖師開恩,准其於著中明示,而未得到允許(事詳載於答伍太初第六問)。此皆機緣未到之故也。再經159年後,柳師始於《後危險說》中,明示了入手入門的孕藥功法及功理,使真修者能真入天仙之門。      
      伍柳二真人之著,最珍貴之處是著中記載了親見師父、師祖從一個普通人,修成證果了三成全功,得天仙、第十一地等覺佛的果證,還虛無極。並親自修成證果了神仙、菩薩果證。且伍祖指導衣缽弟子朱太和修煉到地仙果證(詳見《伍沖虛真人傳》)。柳師指導弟子碧蟾、了然、瓊玉、真元、豁然、王會然、朱涂修煉到人仙或地仙果證。修得人仙果證者,便能長生不死。證實了由鍾、呂二仙祖公開傳世的天仙三成全功是真實不虛的。
      天仙三成全功,就是以沖和入靜虛之法,和合精、炁、神三寶,逆修返還,使之逐步昇華轉化:初成功化陰精為元精,化元精為元炁,團聚元炁為大藥金丹,築成胎神之基(以上已精盡化炁,只有炁、神二者。已化三為二。);中成功再煉炁化神,炁(含呼吸氣)盡胎圓則出陽神又化二為一矣。(以上皆為漸法,皆有口訣依之而修。)出陽神乳哺功成,才實證可獨立的唯一陽神成神仙;已證佛宗之四禪滅盡定(永無呼吸,亦永無生滅)之“無餘涅槃”的初階八地佛果。此後之九年還虛臻天仙之證,才是上乘功。即佛宗之四空天定,求九地、十地、十一地等覺佛果;才是真正之頓法。此強名所稱之頓法,陽神自凝入虛極,湛然常寂於虛。天地劫壞,這個不壞。三成全功,絕不可躐等而求。      

      天仙法脈為仙宗正宗正統正法,至尊至貴,無與倫比。其承傳已如上述。佛宗之正宗正統正法,源於釋迦世尊於靈山會上,傳於迦葉的“拈花微笑”一脈。承傳於西土廿八代、東土六祖的禪宗。仙佛二正宗,同法、同修、同證。僅示教之術語、譬喻不同而已。仙宗有眾真丹經傳世,佛宗有《楞嚴經》、《華嚴經》、《楞伽經》、《金剛經》、《六祖壇經》、《法華經》為印證。
      《天仙正理》加註,完成於1639年。《仙佛合宗語錄》加註完成於1640年。現存最早的較完善的古本,為1764年,乾隆29年甲申歲,申鐵蟾氏的第四版本。(1639年初版,1669年第二版,1719年第三版即老君堂版。)柳真人著作《金仙證論》初版於1790年乾隆55年庚戌歲。《慧命經》初版於1794年乾隆59年甲寅歲。<危險說>著於1794年至1799年間。<後危險說>著於1799年,嘉慶7年己未歲。柳真人幸逢乾隆盛世,二著初版後,連續有參求性命之學的官、紳為之分別再版。民間保存有多種單集古本。1846年,道光26年丙午歲,方有人合刊二著。值得一提的是,1897年,光緒23年丁酉歲,鄧徽績氏養雲仙館合刊伍、柳四著,定名為《伍柳仙宗》。此本確係古本中之善本,但有以下不足之處:首先是未集全伍祖門人問答;尤其是所集問答皆未加注,難使讀者瞭解著作原義。其次對柳師之《慧命經》,妄自輯錄了張紫陽、張三豐、陸潛虛、李涵虛四真人的六章著作;並且妄將<集說《慧命經》第九>中,胎圓成佛前的一段文字,排序顛倒,混亂功法,大失原意。
      《伍柳天仙法脈》已收集全了伍、柳二真人傳世內丹著作。伍真人《仙佛合宗語錄》序云:“斯錄闡發仙宗而以佛宗為印證,故名合宗。”所以並未再著所謂《佛宗語錄》。此外,《道藏輯要》中答衣缽傳人朱太和十九問,其中九問為所有門人問答中的關鍵部份;伍祖將此九問抽出,專輯為《丹道九篇》。故門人問答中,朱太和十九問,只有十問。
      出版《伍柳天仙法脈》的最主要原因,是發現古本,無論單集本、雙集本、多集本,均有刊誤,有些刊誤還違背了伍祖、柳師承傳的天仙三成功法,必須訂正,以免危害後世真修者。若非已得真師傳口訣並重示功景、功旨之人,實無法校正刊誤。古代印刷技術較差且繁難,費用亦很大,遠非今之可比。故即使初版,雖發現有刊誤,亦難改正。此外古本皆未標點斷句。同一著文,可因標點斷句之不同,而使著文意義相左、甚或相反。
      荷蒙聖恩,得傳真法口訣、景、旨。為報師恩於萬一,以圓伍祖、柳師普渡後世仙佛真修者之慈心;從得法後,即起再版伍祖、柳師傳世內丹全部著作之心。今率門人李崇孝、楊華宏、孫健,經多年的搜集,比較各版本,輯全了祖、師傳世內丹著作。再經反覆研讀比較各本,印證師傳口訣、景、旨,校正各版刊誤;再反覆研讀之,理解祖、師著作之意,而認真斟酌、加以標點斷句,以求儘量符合祖、師原意。
      為廣宣天仙正法,普渡仙佛真修者入天仙正門,體祖、師普渡慈心,門人吳大雍、呂亞芳,自願出資付梓。
      《伍柳天仙法脈》歡迎今世、後世再版。務望再版者,認真校刊,勿使刊誤危害後世修者。更戒再版者,不必妄自加言。天仙三成正法,本書已全言、明言矣。再加言者,名為揚正法,陰實抬自己。切戒!切戒!
                                                                                         
                                                                                                    靜虛子 譚立三
                                                                                                        於湖北武漢
                                                                                                  2007年1月10日
下一主題上一主題

將此篇文章分享:分享至微博  分享至騰訊微博
收藏 分享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