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表新主題

附錄

附錄一:


                         伍沖虛真人傳

                                                    靜虛子



       伍沖虛,名守陽,江西南昌辟邪里人。1574年(明萬曆二年)甲戍歲,生於官宦世家。  1593年(萬曆癸巳歲),二十歲時,逢師曹還陽(名常化,江西南昌武陽里人。武陽里與辟邪里相鄰。)   1594年(萬曆甲午歲),二十一歲時,受師初度,傳外金丹法及內金丹起手入門之孕藥煉己法。 1602年,萬曆壬寅春,二十九歲時得傳人仙功法並修煉實證人仙果證。   同年得傳地仙功法,並實證地仙果證。1612年(萬曆壬子歲),三十九歲時,得全傳三成功法,同年隨師曹還陽煉成外金丹。1615年(萬曆乙卯歲),四十二歲時,自願替師祖李虛庵完成“廣開教門”、續邱祖教外別傳天仙正法之天命,親見師祖還虛證天仙果證。  同年,度明宗室吉王朱太和,傳人仙功法,並為之寫《火候經》。1615年至1622年(四十二歲至四十九歲)間,入山閉關修證中成神仙功,得神仙果證。1622年(天啟壬戌歲),四十九歲時,侍師曹還陽還虛,親見唯一度師臻天仙果證。同年傳朱太和採大藥口訣, 並寫成《天仙正理》未加註初稿。1628年(崇禎戊辰歲),五十五歲時,傳朱太和五龍捧聖口訣。1632年(崇禎壬申歲),五十九歲時,傳衣缽於朱太和。此期間辦道隱齋於金陵,廣開教門。1639年(崇禎己卯歲),六十六歲時,出加註《天仙正理》。 1640年(崇禎庚辰歲),六十七歲時,侍母坐化。同年,出加註《仙佛合宗.門人問答》,含問答綱要《丹道九篇》。1644年(崇禎甲申歲)元旦,七十一歲時,為全氣節,亦為避明亡清興初期,抓捕明宗室之禍,遂“隱跡仙去”莫知所蹤。  一百三十年後,於清政權已穩固後之乾隆中期,度柳華陽禪師。
      伍真人二十歲逢師前,已遵母命成婚。真人棄家、破家求道, 並未留下子女。

 
 
附錄:閔小艮偽造伍沖虛歷史,應予糾正

      伍真人求道成道仙跡,世人有很多誤傳誤解,違背歷史真實。其最早最大誤妄,來自清閔小艮著《金蓋心燈》,妄編之《伍沖虛律師傳》。現擇要糾正之。
一、伍沖虛是“隱跡仙去,莫知所蹤”,還是死於武陵?
      閔小艮(1758–1836)云“甲申正月朔日,忽沐浴辭眾而逝,地曰武陵。”後之好事者,更有曰“葬於平山”。
      但伍真人弟子、堂侄伍太乙(名達行)與同鄉進士黎博安卻曰“性至孝。以母在故,歲授生徒,博館穀。母九十餘而卒,而先生世壽亦七十矣。遂隱跡仙去。”  此乃1669年(康熙八年)距《天仙正理》初版僅三十年,距伍沖虛“隱跡仙去”僅二十五年,《天仙正理》第二版前,伍太乙、黎博安對伍沖虛之簡介。
      伍太乙、黎博安與閔小艮相較:太乙與伍沖虛親為叔侄、師徒關係,且共同生活;太乙親見叔、師求道得道、隱跡仙去之全過程。博安為僅距隱跡仙去二十五年之同鄉。而閔小艮距伍祖隱跡仙去後長達一百八十餘年;地點又遠隔千里(當時並無現代通訊工貝);且閔與伍非親非友,無任何關係。孰能真知伍沖虛歷史真跡?不辨自明。

二、衣缽承傳
      閔小艮云:“師(指伍沖虛,本文作者註)事曹老師(名常化,號還陽)、李泥丸,…李師遂授以東老遺書。師遂竭情烹煉,丹垂成而飛者,五十有七次。…趙復陽知而俯就曰:爾乃律門真種子,…遂授以內丹口訣。…踵至王屋,昆陽律師已預俟於洞門外,…遂皈投,疊受三大戒,得名守陽。…按師門下有姚耕煙、謝凝素兩律師。”總之,閔說外丹得傳於李泥丸,並賴以修成。內丹得傳於趙復陽、王昆陽,為王昆陽弟子。伍傳法於姚耕煙、謝凝素。
      而伍沖虛著作中,明確表示,只有唯一度師曹還陽,唯一師祖李虛庵。且此曹還陽是伍沖虛鄰里之俗家修真者, 非僧、非道、非儒,更非白雲觀龍門派道士、同名之曹還陽。
      伍沖虛自稱“三教逸民”、“龍門第八代分符領節弟子”,看似矛盾,實無矛盾。“三教逸民”者,示己為非僧、非道、非儒之俗家修天仙正法者也。蓋因為張靜虛老祖得法前為龍門第五代弟子。得邱處機老仙袓教外別傳天仙正法後,奉命廣開教門續天仙正法。張靜虛老祖仍以龍門第五代弟子自謙。張傳李、李傳曹、曹傳伍,故伍沖虛真人以教外別傳第八代天仙法脈衣缽傳人自稱。伍真人既自認“三教逸民”,連道士都不是,如何能成律宗第八代掌門人?
      王昆陽(1594–1680)為中興龍門派的第七代掌門人。王氏1618年於王屋山初遇趙復陽,1628年又於湖北九宮山再遇趙復陽,得傳衣缽為第七代掌門人至1680年逝世(繼任龍門第八代掌門人為譚守成)。王昆陽於1656年際遇順治帝,一直受清順治、康熙二帝尊崇,中興龍門。1664年(康熙三年甲辰歲),王昆陽在京師有了穩定基礎,方率二十多徒眾往江南傳道,遂有了眾多支派。其中有周太朗(1628–1711)金鼓洞支派。周衣缽傳戴清源(1662–1735),分支傳高東蘺(–1768)桐柏宮支派。高衣缽傳沈太虛(1707–1786),分支傳閔小艮(1758–1836)金蓋山支派。李泥丸乃周太朗下之再傳弟子,以上皆有明確的歷史記載。
      伍沖虛於1594年已得傳外丹功法,1602年已修證得地仙果證。1612年得全傳三成功法,並隨師煉成外金丹。1622年已親見度師、師祖皆還虛實證天仙果證,並親身修證得神仙果證。此時王昆陽還在到處尋師求法,直至六年後,1628年,才得到龍門第七代衣缽傳承。
      試問:王昆陽如何能度、能傳法於伍沖虛?讓伍沖虛做第八代掌門?李泥丸為王昆陽南下傳道創分支派中之再傳弟子,其生活於世上之年代,距伍沖虛“隱跡仙去”有百年之距,如何能傳法於伍而為伍之師?
      伍沖虛衣缽傳人為明宗室吉王朱太和。伍沖虛記載了傳衣缽的全過程。  又道隱齋雖廣開教門,眾弟子中卻並無姚耕煙、謝凝素之名。
      後人是要相信伍沖虛著中之明確記載,還是相信閔小艮之記載呢?
三、都是外丹惹的禍!
      世人貪財,看重外丹,閔小艮亦難免俗。正因為伍沖虛修煉內、外丹皆得果證,並皆有著作傳世,閔小艮才編造出違背歷史真實的《伍沖虛律師傳》。閔云“此係內、外丹訣而登真者,律宗唯此一人”。其目的是借此以抬高金蓋山派的聲望與地位。
      伍沖虛著中,諄諄告誡後之修者:外丹即使修成服食,僅能治病或延長壽命,並不能永葆長生;因其為服食入口喉、經腸胃、出二便,乃後天生化之事,離以先天修仙還性之天仙大道遠甚矣。外丹確能點化得金銀,但事關天福,豈敢妄為!李虛庵真人、曹還陽真人、伍沖虛真人,皆不肯用之取修真所需之資。僅為證實古傳外金丹法之真實可信,曹真人傳伍真人三成全法後,帶伍真人共煉了一次外丹。並誡伍真人曰“煉銀真是仙術,天福所關。只許汝一見,不許汝妄意,常常為之”。(見伍太乙十八問尾)這與閔小艮編造的“師(指伍祖)遂竭情烹煉,丹垂成而飛者,五十有七次”。對比,真仙之誠慎與凡夫之貪妄,形成鮮明對照。
      總之:閔小艮所寫《伍沖虛律師傳》中所述伍沖虛之生死、傳承、外丹,都完全違背了歷史真實。誤導後世學者、修者達二百年,應予糾正。








附錄二:                                                                                                    康熙八年版天仙正理直論序

                                                                                  黎博庵

道家蓋有南北兩宗:南宗先命而主氣,北宗先性而主理。理為尚矣,且氣與精神三而理則定於一,言理者必不得而易奪之矣。昔太史公作《史記》,其謂老子之道但以無為自化,清靜自正,亦言理也。理豈有不正者乎?惟初依乎理,而後不免為側行歧出者,則謂之不正。如儒家之讀書科舉,釋氏之緣業輪迴者是也。寧惟道為然哉?由道而漸于,龍虎、鉛汞、吐納、抽添,以至為符籙、黃白、房中之術,狡猾多端,亦時有登峰造極而足令人絕倒者,其大指乃一,歸於養生,養生之說久矣!《陰符經》亦黃帝之書也,傾嘗以五行為五賊,三才為三盜,蓋善用之,則曰五行三才。不善用之,則曰五賊三盜。為術安可以不慎?列子之書有之曰,中山公子牟嘗好楚人公孫龍之詭辭,而樂正子與計之曰,假令其發於余竅,子亦將承之耶?今夫道家之為邪論者,誠有如樂正子所謂發余竅者矣。沖虛伍子乃作《天仙正理》一書,固將一砥柱乎?余竊語也。抑將以暢明乎清靜無為語也。凡所論先後天二炁,若鼎器、藥物、火候、築基、煉己、胎息之為種種不異諸家,而深切著名無為詭秘,則道源淺說、直論起二篇足擬合之直之者,所以正之者。九論遂不下律之九章,使諸旁外屏絕不用。其書既版行于金陵矣,而伍子起南昌,實淨明忠孝之教主所在。余固知其名姓之讖於龍沙也。而亦知其書之可奉為選仙術石耳。間考伍子師曰曹還陽,而曹還陽受之李虛庵,李虛庵受之張靜虛,張靜虛受之丘長春,則其所承傳亦確乎有據矣。長春名處機,其仙跡詳載《元史》,蓋北宗之尤傑出者也,其能為天仙之鼻祖與正理之河源,無疑。而伍子復嘗得其仙佛合宗之旨,其文字雖不少,概見其生仙生佛之說,則篇中每每拈及無生之與長生也,固若是班乎。世傳張紫陽與雪竇禪師同入定,雪竇為陰神不能持物而還,紫陽為陽神固能持。果則異。性之劣,命理之劣氣乎?抑持不持皆無與干短長之數,而聽其自然乎?王方嘗註老子而序之,以為道淺也。聖人,時也。歲時之秋而必冬,如人之老而必死。余極愛其語句之名。先師曰:朝聞道夕死可矣。而莊子曰:善吾生者乃所以善吾死。豈無生之學云哉?涂子叔朴賀子本之久在仙籍,而今也合力以行伍子書,余將進而問三教之大略,總之在性命中,亦不出正理外也。








康熙五十八年版天仙正理序


《天仙正理》論註六萬餘言,統二宗之綱目,具兩藏之鎖匙。初不少置一言,令人不明而抱恨。亦不多置一字,令人歧想而懷疑。繼往聖而辟邪說,開來學以正人心,乃仙佛二宗之必不可無,而聖真之必不可不參究者。襄誠齋陳先生門人沈應銓、謝嗣芳,在蘇見抄白各本字句互多桀錯,每以不得印本校正付梓為憾。今幸同門朱鼎復、崔家玉,偶於虎丘舊書攤處,資請墨刻而歸。而嗣芳遂與善信沈之鼎等公梓之,以此功德上付真人,度盡當世及未來際劫聖真,共證仙佛,自利利人之果於無極。板交姑蘇齊門內老君堂方丈黃清瑞珍藏,接引後來仙佛種子。


                                                             時大清康熙五十八年己亥仲春








乾隆二十九年版重修天仙正理書後


  伍沖虛真人《天仙正理》書,成於前明天啟壬戌,至崇禎十二年己卯,鵲橋成渡日增註。姑蘇弟子吳澄川命梓,金陵齊惠吉及南昌舊及門涂之芬輔成之。版藏南都燈市西廊之道隱齋,歷年既久,原版世罕觀。國朝康熙八年己酉冬,新建涂叔朴諸君,再刻以廣其傳。序之者,邑進士黎博庵,名元寬,學使也。真人堂侄達行,復敘事略於篇首。康熙五十八年己亥,謝君嗣芳等,再刊於姑蘇老君堂,汲引後學,既遷閶門外之崇壽道觀,而人間遂鮮有知之者。予生三十年矣,每以迷昧本明,悲深涕下,而丹經萬卷,讀之又無異荊棘中行,久之,恍然曰:言也,象也,道之筌蹄也。以筌蹄獲魚兔,則可。謂筌蹄為魚兔,則不可也。況大事因緣,又天實定之者耶。今年夏,聞北平王買癡先生韜光吳門,往謁之,告以度世本志,先生慨然良久,手一編曰:此伍祖《天仙正理》也,天不愛道,此書傳世久矣,子尚未之見耶?急敬讀一過,覺荊棘頓掃,心目豁然。嗚呼!筌蹄誠非魚兔也,乃竟具魚兔於筌蹄之中,即謂筌蹄為魚兔也,烏乎不可。爰偕弟玉井,友楊砥堂,遍訪之,既得一本,全缺道源淺說篇,復請先生西江原本正之,而是書始為全璧矣。夫伍祖作書,距今百四十三年,其間授受非易,在伍祖當時,亦且棄田園,歷艱險,從師十九年而始得全旨,而如予者,長於世胄,德薄孽深,只以一念堅持,僅五閱寒暄而已得探心源於百年之上,亦何幸也。因所得係老君堂原版,復蹤跡之,始知遷於崇壽道院,而淺說篇第三第四兩頁,已朽蠹久矣,旋倩工鐫補,又增註說一篇,亦係真人自定目錄中未曾載入,並更定之。從同志鄒君之請,仍歸版於老君堂,垂世久遠,而自書其得書重修之由於後。

         

                            乾隆二十有九年歲次甲申金鼎滿日,晉陽私淑弟子鐵蟾申兆定敬書










伍真人事實及授受源流略


  謹按,真人故明嘉靖乙卯孝廉,維摩州刺史,諱希德,號健齋先生之季子也,世居南昌辟邪里,幼孤,家貧力學,持身高潔,一介不苟取。長而薄榮利,篤好道德性命之言,造次顛沛弗離也,性至孝,以母在故,歲授生徒,博館榖。母九十餘而卒,而先生世壽亦七十矣,遂隱跡仙去。所著《天仙正理》、《仙佛合宗》二書,掃盡旁門,獨標精義,誠無生之寳筏也。真人為龍門嫡嗣,願序謂龍門授之張靜虛、即俗所謂虎皮張真人者,李虛庵師靜虛,曹還陽師虛庵,而真人為還陽弟子,據此則真人為龍門四傳弟子矣,間考龍門二十字派,真人適當第八字,即真人亦自書龍門第八派弟子。然則博庵之序,果無據耶?因重修《天仙正理》,復以得之買癡先生,及西江版原敘諸說,緝而誌之,以存什一於千百云。


                                                                       越日鐵蟾又書






下一主題上一主題

將此篇文章分享:分享至微博  分享至騰訊微博
收藏 分享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