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表新主題

《樂育堂語錄》卷一之三 、迷途知返

人生天地之間,除卻金丹大道、返還工夫以外,形形色色享不盡之榮華富貴,無非一幻化之具。在不知道之凡夫,第以聲色貨利為務,謂家有盈餘,皆前世修積得好,今生受用甚隆。誰知享用多則精神消散,到頭來,不惟空手歸去,而且天地與我之真亦消歸無有。此即太上謂“天地萬物盜我之元氣”者是。是知榮華美景,即到帝王將相,不知修性立命,還不是日積日深,惟耗散其真元而已,而真身毫無益焉。故富貴之勞人,不如貧賤之適志者,此也。古云:“在世若不修道德,如入寶山空手回。”斯言洵不誣矣。
       黃元吉真人所說「富貴之勞人,不如貧賤之適志者」,是說那些為追求富貴而勞心勞力奔波的人,最後雖受用甚隆,但豈知享用多,其勞心勞力奔波追求富貴的過程,和享用富貴的過程,皆是太上所謂“天地萬物盜我之元氣”之精神消散過程。到頭來,不惟空手歸去,而且天地與我之真亦消歸無有。不如覺悟人世短暫無常,看清榮華富貴乃世間幻象,而安貧樂道的人。

      吾師往來蜀郡,見世人非役志於富貴功名,即馳情於酒色財氣,吾心甚是憐憫。獨奈何有心拔度,而彼竟不知返也。且不惟不肯受度,反嘖有煩言,謂吾道為奇怪。噫!如此其人,吾雖有十分哀憐之意,而亦未如之何也矣!
      當時,黃元吉真人已成道駐世弘道,神仙親授,但役志於富貴功名,和馳情於酒色財氣的世人,卻不知珍惜。真讓我們又羨慕又惋惜。
        黃元吉真人在樂育堂傳道講學十餘年,雖有弟子三千餘,但入室者只個位數。可見「師父引入門,修行在各人。」

    諸子思之,當今之世,人心汩沒,不大抵如斯耶?獨不思一劫人身,能有幾何?轉眼光陰,就是遲暮。焉知今日富貴,轉世不貧賤乎?又焉知今日為人,轉世不畜類乎?古云“人身難得,中國難生,大道難逢。”既得人身,幸生中國,又聞正法,此即無上因緣也,較諸帝王將相忽焉而享、忽焉而滅、轉世即不堪零落者,此其境遇不高出萬萬倍耶?苟能由此潛修,即使不成仙作聖,而轉世再生猶為有根之人,斯亦幸矣。
     這段講「我命由我不由天」,不但此生是如此,下輩子亦是如此。如這世有修到某一程度,但沒成道,下一世要生為人,或轉為畜類?生在哪裡?哪種家庭?皆由自己掌握。
「轉世再生猶為有根之人」,有根之人就是有前修而有慧根之人。

   況乎合茲法會,天上格外加恩,直准一劫修成。諸子際此良緣,一個個努力前進,不怕難,不辭苦,惟有矢志於道德之場,潛心於功行之地,難道天上神仙盡屬癡聾而不見不聞者乎?只怕人不肯用心耳,莫患天神之不默護提攜也。諸子當此世道紛紛、人心昏憒,在凡人以為時處其艱,而在有道高人則又以為大幸。何也?若使境遇平常,不經磨折,不歷坎坷,還不是平平度去,又孰肯回心向道,著意求玄?惟此千磨萬難,事不遂意,人不我與,方知塵世境況都是勞人草草,無有一件好處,於是淡於名利而潛心為我,厭於人世而矢志清修。縱今日不得為仙,然仙道已歷其階;若使轉世為人,難道天神豈肯捨爾而他求哉?所以古人云:“神仙還是神仙種,哪有凡夫能作仙”者,此也。
      「當此世道紛紛、人心昏憒,在凡人以為時處其艱,而在有道高人則又以為大幸。何也?若使境遇平常,不經磨折,不歷坎坷,還不是平平度去,又孰肯回心向道,著意求玄?惟此千磨萬難,事不遂意,人不我與,方知塵世境況都是勞人草草,無有一件好處,於是淡於名利而潛心為我,厭於人世而矢志清修。」怪不得生逢亂世,或命運坎坷,或疾病纏身,或屢遭打擊,或經大災大難之人,較多修士。
      吾再論今日之遇。如今學道人不下千萬,能得真常妙道全體大用無一不與之講明者誰乎?惟諸子從吾講學,無有一絲半點遺漏而墮於一邊之學者,此其遇為何如也!足見神天之愛道,獨於生不吝焉。且生自入道來,屢遭磨勵,歷受風波。在旁觀看來,學道人還不荷天之庥,反遭許多驚恐。殊不知遭一番讒謗,即進一分道德,經一番磨煉,即長一分精神,且也夙根習氣為之一消,前冤後孽由此一除。此正如人之染污泥,經一番洗滌,而身軀爽泰矣;又如金玉藏於石中,經一番煆煉,而光華始出矣。此福慧雙臻之道,不在於安常處順,而在於歷險經艱。生莫因人言肆起,而稍有退縮之志也。吾觀諸子,的是神仙真品,不似拖泥帶水者又想神仙、又思富貴、兩念交雜於一心者比。

一邊之學,指只修性或只練命,不知性命雙修。
下一主題上一主題

將此篇文章分享:分享至微博  分享至騰訊微博
收藏 分享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