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表新主題

東昌隨筆 之四十一

今世之修者,囿於世傳氣功,曲解丹經。靜坐煉功中仙佛迭現,地獄也闖過,且生殖器縮小。前者係因急躁求進,被識神播弄而炁機旺盛,故幻景多。但急躁之火,自焚凡軀,自耗元炁,而使元炁更弱,故生生之機反減弱。此乃偏差。

真正的孕藥功,按四句訣煉,亦是煉己之功,生生之機當轉旺。在知調藥得藥,行小週功之前期,生生之機更大旺;到小週中後期,精漸化為炁,生生之機才逐漸減少,至不現或僅微動於炁穴。豈可在孕藥功中,有馬陰藏相之瑞徵哉?此乃躁火灼金。違背四句話之訣法,不但不烹陰壯陽,反而是烹陽助陰之過失。若此躁進,不但損元陽真炁;亦損元陰真性;性命皆損耗。真性之耗損,表現在性格不是更恬愉而平和,而是更急躁孤僻,一片識神專權播弄之相,而現於二偏之極處。且炁尚盛時為急躁,一到生生之機大弱,炁衰時,又轉為孤僻。

真修性者,非修枯寂之性冷漠無情也,而是物我普濟對境無心而已。性恬愉沖和,慈祥澤物。並非矯情而不關心親屬者,又真煉己者,每次功中、功後,恬愉甚於熱感,即沖融遠甚於暖溫。

此文係吾師靜虛子所教,在《金丹正功入手法訣〈譚立三老師與李崇孝來往信件合訂本〉》第45封信中亦有提到。

下一主題上一主題

將此篇文章分享:分享至微博  分享至騰訊微博
收藏 分享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