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表新主題

東昌隨筆 之五十四:身上寒濕氣較重,是靜坐中干擾因素

開始靜坐煉功,臍周圍於功中有酸緊感,功後自消是絕大多數中、老年煉功必經之階段,此現象有兩種最大可能。其一是意念過緊未宗靜虛之則放鬆;呼吸過重,未自然柔和而達沖和;若如此則還當帶有前胸與頸肩背脹悶不適之感。


第二個原因是:原來身體過弱,損耗過大,身上寒濕氣重,或有外感風邪,或痰濕,等等而陰氣較重,此時用正功烹陰復陽,在消陰之時,正邪相爭,陽雖勝陰,但亦有必付的損耗,故有此現象。此乃培補數年或數十年後天之損的好現象也。


上述情況,過去「意逐呼吸或意念呼吸過重過深,不自然沖和」的舊有習慣,和「原來身體過弱,損耗過大而身上寒濕氣重,或有外感風邪,或痰濕,等等陰氣較重」,這二個問題,非短期能解。


如未得正法真訣,或雖得正法真訣,在生理影響心理,心理也會影響生理的情況下,要達到「自然沖和,意息混融」,反覆挫折難免。最重要的訣竅在自然靜虛沖和六字,應 “儘量在行第三句話中,放鬆意念 ”。即“覓中忘忘中覓”,“先存後亡”,但能先微微覓之即可。即“相知之微意”也。此相知是意去相知息,乃先之單相知,並非真兩相知,先單覓,稍覓,微覓,意念只保持能覓知之微感即可。若此行之必得自然、沖和、入靜虛之妙。而逐步自然現出順、隨之妙。亦即“照而寂,寂而照”,寂照雙用雙忘之玄旨。不必念念於執息不忘,而為法縛。先能覓息,覓得後儘量放鬆覓意(但必須專篤於保持微感息之往來。若有雜念,當從頭再來)如此行之,由微酸重感,而變暖感,進而暖融感,再進而恬愉(融勝於暖)感,而臻自然忘恬愉而莫之所之。


我經多年和對數十人的觀察,光靠修煉,能跨過這個坎的人少之又少,再考據古人經驗,如我在《東昌隨筆 之二十八、二十九》所寫,一面靜坐煉功,一面適當藉助中醫藥解決原來身體過弱,損耗過大而累積在身上寒濕氣重,或有外感風邪,或痰濕等問題,可事半功倍。但要慎重,以免未得益反受害。
下一主題上一主題

將此篇文章分享:分享至微博  分享至騰訊微博
收藏 分享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