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表新主題

圖 第九

附件: 您需要登入才可以下載或檢視附件。沒有帳號?註冊

TOP

金仙證論



                         圖說 第十



       金丹之道,前八篇已盡之矣。尚恐學者不知竅妙,故備此圖以補全書之要訣。願有志者,一覽無疑,不為舊圖所惑。庶知陽生在此!調藥在此!鼓巽風在此!藥產在此!採取在此!歸爐在此!駕河車在此!還本復位在此!金丹造化之元功,莫不在此矣!然竅本無形,自無而生有,則謂之元關、中宮、天心,其稱名固不一也。夫虛無之窟,內含天然真宰,則謂之君火真火,真性元神,亦是無形。靜則集氤氳而棲真養息,宰生生化化之原;動則引精華而向外發散。每活子時二候之許,其竅旋發旋無,故曰:元關難言。其炁之行,後通乎督脈,前通乎任脈,中通乎沖脈,橫通乎帶脈,上通乎心,下通乎陽關,上後通乎腎,上前通乎臍。散則透於周身,為百脈之總根,故謂之先天。其穴無形無影,炁發則成竅,機息則渺茫。以待成全八脈,則八脈湊成,共拱一穴,為造化之樞紐,名曰炁穴。譬如北辰居所,眾星旋繞護衛,即古人所謂竅中竅也。竅即丹田。上乃金鼎,鼎稍上即黃庭,竅下即關元,古謂“上黃庭,下關元”是也。關元下即陽關,亦名命門,乃男女泄精之處;腎管之根由此而生。但黃庭、金鼎、炁穴、關元四穴,俱是無形,若執形求之,則謬矣!又謂夾脊兩腎中藏元炁,則亦謬矣!此書圖之所作,實發古人所不盡泄之旨,而又有以辟其誕妄也。

TOP

金仙證論




                      顧命說 第十一

                                                                            此煉己立基之首務

      夫顧命者,乃是收視返聽,凝神聚炁之法,豈有他術哉?古聖有言曰:“命由性修,性由命立。”命者,炁也。性者,神也。炁則本不離神,神則有時離炁。俞玉吾云:“心虛則神凝,神凝則炁聚。”欲其炁之常聚而不散者,總在爐火勿失溫養其元,使神炁如子母之相戀。左慈云:“子午顧關元”。元即命之蒂也。若不顧守,則火冷炁散,久而命亡矣。黃帝云:“存心於內,真炁自然沖和不死。”故性命二者,不可須臾相離也;離則屬於孤偏矣。崔公云:“十二時,意所到,皆可為。”混然曰:“無晝無夜,念茲在茲,常惺惺地,動念以行火,息念以溫養火。”玉蟾云:“神即火,炁即藥,以神馭炁而成道;即以火煉藥而成丹。有藥無火,則水冷而炁不生。火養鍋底,則水暖而炁自騰。”古云:“火燒苦海泄天機,紅爐白雪滿空飛。”雪即炁也,故炁因火而升,火因風而灼。十二時中,迴光返照,刻刻以無煙之火薰蒸。使性命同宮,神炁同爐,綿綿息息,似有似無,內外混合,打成一片。黃帝曰:“火者,神也。息者,風也。以風吹火,久煉形神俱妙。”人能如此,何憂命之不固也?夫命之元炁,乃月魄。神之靈光,乃日魂。以魂伏魄,則先天之炁自然發生。人多不測造化,盲修瞎煉,性命各宿,孤陰寡陽。自謂長生得道,而不知其違道甚遠也!夫修煉者,方入室之時,當外除耳目,內絕思慮,真念內守,使一點元神,渾渾淪淪;隨其形體榮枯,聽其虛靈自然,融然乎流通,湛然乎空寂。 於此常覺常悟,冥心內照,防其昏沉,昧乎正念。《參同契》云:“真人潛深淵,浮遊守規中。”規中,指元關一竅也。然又不可執著,以致真陽不生。其妙總在不急不怠,勿助勿忘而已。《清靜經》云:“空無所空,寂無所寂,真常應物。”果如此,則神炁渾然如一,恍恍惚惚若太虛然;古 云“先天一炁從太虛而來”者,即此也。夫機之未發,靜以俟之;炁之既動,以神聚之;而顧命之旨,盡在斯矣!

TOP

金仙證論




                   風火煉精賦 第十二
                                                                               總言大小週天
 
煉者,造化之工;
精者,變化之源。
火因風而焰灼;
精得火以熔鉛。
勒陽關謂之調藥;
攝炁歸即是還元。
察其機,鍛谷精而調燮;
辨其候,運百脈以歸源。
會其源,則神炁相依;
鼓其風,則真精朝元。
夫精者:
乃天地之源;造化之本。
逢時節而旋機動,得火以磁戀;
達關竅而流變泄,吹風則還壺。
是故:
坎宮森布,元神攝而徘徊;
離中橐籥,真炁旋而運轉。
爐內火逼,白虎朝於靈台;
鼎中水融,青龍游於深淵。
陽關禁閉;
元竅門開。
果然風火既同爐;
久而水暖自生霞。
月華吐,則汞引鉛而鉛引汞;
日精射,則蛇交龜而龜交蛇。
造化之變遷兮!待靜觀動;
藥物之老嫩兮!伺機聽命。
杳冥中起;
恍惚中迎。
自無炁而生炁;
本無名而喻名。
知其時者,能奪天地之真炁;
順其機者,即有升降之法程。
薰之煉之,則超凡而入聖品;
食之饘之,化枯骨以登太清。
嗟呼!今之學者:
奔山駕海,坦坦之大路偏過;
勞形兀坐,赫赫之明珠拋播。
利馳而名謾,德薄而垢重;
識性以妄談,去正而歸左。
彼夫:
道本至近,情隔遙偏;
理自不遠,性失違天。
殊不知:
精者炁之融,風者息之源;
火者神之靈,煉者會之壇。
以風而扇火,以火而煉精,則老還少而形長存;
以炁而留神,以神而運息,則情復性而神自純。
自然可如赤松彭祖之優尊。

TOP

金仙證論




                       禪機賦 第十三
                                            恐後世學禪者,不明佛之正法,反謂吾非禪道;故留此以為憑證耳!


道者,化育天地;
法者,返本還元。
柄動靜而同用;
隨有無而自然。
體本來之正覺,威音恍惚;
持無生之妙用,極樂幽元。
顯優曇之家風,秋水皎月;
隱惠能之法語,春霧藏煙。
是故:
浮雲散而天心現;
蒙雨開而壁峰存。
潭水清兮澄月澈;
黑鉛熔兮物形明。
情寒而禪心定;
意灰而性朗清。
若夫:
黃芽白雪,當求元關之妙義;
地湧天花,即鑿混沌之面目。
會則有,散則無;
出為塵,入為默。
有情下種,乃如來之妙用;
無法枯禪,即道人之頑空。
水清月現,達龍宮而演法;
風傳花信,坐竭陀而受供。
朗朗兮皆拱北;
蕩蕩兮盡歸東。
降蛟龍於北海兮,烈焰騰空;
伏猛虎於南山兮,洪雨普濟。
搏虛空而作法兮,刀兵奚傷;
收毫芒而藏身兮,鬼神莫測。
展則包羅天地;
定則入於微塵。
悟之者,頓超上乘之法;
迷之者,帶了六道之根。
禪固自參,無非一念之定靜;
機由師授,能吸法水之鴻滋。
正法眼藏,盡隱祖師之秘旨;
涅槃妙心,微露如來之淺辭。
由是:
能宣漏盡之法;
方稱馬陰之師。
爾乃:
機來有時,非頑空而長坐;
禪主斗杓,見明星而團旋。
靈台極樂,通行菩提之坡;
淨土家鄉,秘鎖慧命之奧。
教外有因,不明元機,苦勞累世婆娑;
謾守三更,強留一宿,暗通密印關鎖。
識重智少者,則曰不然不然;
突然朗見者,乃云如是如是。
慧性靈而道眼開,頭頭儘是;
魔王迷而法竅閉,處處皆偏。
人有迷悟;
佛無後先。
達之者,融會天機;
迷之者,執定死禪。
打七跑香,即禪和夙業之債;
黃花翠竹,乃高人得意之時。
千里因緣若至;
方曉禪外之規。
偶逢決破鐵牛血;
笑煞禪機有兩期。

TOP

金仙證論




                        妙訣歌 第十四
                                                                            大小週天




大道淵微兮,現在目前。
自古上達兮,莫非師傳。
渺漠多喻兮,究竟都是偏。
片言萬卷兮,下手在先天。
有名無相兮,元炁本虛然。
陽來微微兮,物舉外形旋。
恍惚夢覺兮,神移入丹田。
鼓動巽風兮,調藥未採先。
無中生有兮,天機現目前。
虎吸龍魂兮,時至本自然。
身心恍惚兮,四肢酥如綿。
藥產神知兮,正是候清源。
火逼金行兮,橐籥憑巽旋。
河車運轉兮,進火提真鉛。
週天息數兮,四揲逢時遷。
沐浴卯酉兮,子午中潛。
歸根復命兮,閏餘週天。
數足三百兮,景兆眉前。
止火機來兮,光候三牽。
雙眸秘密兮,專視中田。
大藥難採兮,七日綿綿。
蹊路防危兮,機關最元。
深求哀哀兮,早覓真傳。
擇人而授兮,海誓相言。
過關服食兮,全仗德先。
寂照十月兮,不昧覺禪。
二炁休休兮,性定胎圓。
陽純陰盡兮,雪花飄遷。
超出三界兮,乳哺在上田。
無去無來兮,坦蕩逍遙仙。
夙緣偶逢兮,早修莫挨年。
休待老來臨頭兮,枯骨無資空熬煎。

TOP

金仙證論




                   論道德沖和 第十五


      

      道高龍虎伏,德重鬼神欽。斯言也,蓋道以載德,德以植道也。夫道者德之用,德者道之體。人能明乎其德,而天性自現;體乎其道,而沖和自運;是之謂寂然不動,感而遂通也。蓋人稟虛靈,原本純靜。至德體納太和,渾然一團,天理一發,皆能中節。何勞修乎?但人被情欲之私所隔,忘本逐末,竟昧其真;故元和之正炁,純靜之天心失矣!所以聖人表虛極而養己德;論易理以明天道;則盡性致命之學,可以窮神知化矣。然學者,欲體乎道德,當尋來時之消息,而窮本然之根苗;欲探造化之機緘,須察遲促之景象,則臨時有把柄,而無危險之患;然後得入道德之門,可造沖和之境矣!蓋至人能權動靜之消息,須用智慧;而渾然無我,故能默運化育之道,長定中正之理。活活潑潑,則隨中極之沖和,而充塞乎兩間,達逍遙之境,樂無何有之鄉;大至默默,還乎無極,此乃至人之大德也。苟內懷私欲,外沽名譽,假善法以遮面,暗取泥水之資,非為無德,實賊德也。唯天地滋萬物而無心,聖人順萬物而無為,亦何期德之洋溢乎?古聖云:“德者,性道中求之耳!”夫德非道則無著,道非德則無主。道外覓德,其德遠矣。培德體道,其功切矣。故曰:天心居北極而眾星拱,東海納細流而百脈歸。人若能靜心養炁,何慮道德之不成哉?
      吾嘗自內觀而無心,外覓而無體。飄飄乎尋之不得,恍恍乎覺而虛靈。似魚之隨水,如霧之籠煙,一派沖和,縈衛天地。但人不能深進,故本然之道昧卻矣!縱元文奧辭,無非口頭三昧,又烏能盡道德之本然,明體用之精微,解沖和之奧妙哉!

TOP

金仙證論



                         火候次序 第十六
                                                                                                      盡言小週天

     



      夫道從煉己起手,次下手調藥,既了手行週天,三事非一也。己熟,或坐或臥,不覺忽然陽生,即迴光返照,凝神入炁穴,息息歸根;此神炁欲交未交之時,存神用息,綿綿若存,念茲在茲,此即謂之武火矣。神炁既交,陽炁已定,又當忘息忘意,用文火養之;不息而噓,不存而照,方得藥產。但忘息即不能以火薰之,但用息即是不忘。息無,不泯之謂噓;欲噓,不覺之謂忘。但用意即是不忘;但忘即不能以意照之;古云:“心無,不存之謂忘;欲無,不泯之謂照。”忘與照,一而二,二而一。當忘之時,其心湛然,未嘗不照;當照之時,纖毫不立,未嘗不忘。是謂真忘真照也。此即謂之文火矣!文火既足,夜半忽然藥產神知,光透簾帷,陽物勃然而舉,即當採封運行。採運之時,存神用息,逆吹炁穴,謂之武火也。封沐歸根,即用上文文火之法,照顧溫養之,謂之文火矣。但不在交媾與週天之時,俱是用文火之法,以時刻溫養之;而煉己之工,亦是用此法,不然不能還虛。然陽生謂之活子時,而藥產亦謂之活子時,兩段工夫當明次序。而運週天,謂之週天之子時,用火調藥煉藥,謂之火之活子時也。然候者,亦非一說。不論陽生及藥產,但有炁動者,即為一候;以神用炁,又為一候;此乃神炁會合之二候也!又曰:陽生為一候,而藥產又為一候,此乃藥炁所生之時節之二候也;故曰“二候採牟尼”者,即此也。藥炁既產往外,採歸爐為一候;而爐中封固,又為一候;亦謂之“二候採牟尼”。升降沐浴謂之四候,總謂之六候。此乃週天一時工法所用之六候也!候雖多,亦不必執著。不過是陽生調藥,調到炁滿藥產時採歸,運行子卯午酉,歸根即是也。然其中候法,亦要明白。當用呼吸,變文武火之時候,不明白則文武不能如法。所謂火候不傳者,非不傳也,即此難言也。夫火是火,候是候,豈混而一言之?其中文武火候,逐節工法,師所傳之口訣,盡備此書。余雖為僧,自幼覓此道,勵志江湖,三十餘年,方得全旨。後人有緣遇之,不要三日,即明乎斯道,則不為誣徒所惑矣!華陽云:此篇重所言候者,非余之好事也。因群書所言候者,前後混雜,則令人實難悟。余前文雖表六候者,尚不能決人之疑;故添此篇,以決同志讀群書候之疑病也。

TOP

金仙證論




                   任督二脈圖 第十七



      華陽曰:此圖直泄元機。實願得藥之士,不失運行之路。丹道最秘,非余之敢妄泄也。古聖雖無圖,卻有言存留,奈何不全之過耳!又因舊說,謂督脈在脊骨外;而任督止於上下唇;此二說皆俗醫之妄指。豈知仙家說任督,實親自在脈中所行過,以為證驗!非但行一回也,金丹神炁之元妙,必要在脈中所行過數百回,方得成就。不但俗醫謬妄亂指,今之修元者,亦此謬妄亂指,愈加紛紛。苟不親自領會境遇,妄臆猜指,淺學信受,誤喪勵志,豈不痛哉!故余將師所授之訣,以親自領會之熟境,畫圖以證其非。然而此圖一出, 遊方之士與那假道學,則無容身之地矣。
附件: 您需要登入才可以下載或檢視附件。沒有帳號?註冊

TOP

金仙證論




                         決疑 第十八


                                                 僧豁然 七問


問之一曰:弟子愚暗,蒙老師傳授火化斷淫之法,行四個月得景,海中火發,對斗明星。又蒙傳授法輪常轉之密語,行持五十日,淫根自斷,永無生機。反照北海,猶如化銀之光,其光浩蕩射目,自知成舍利子矣。弟子昔在打七一門,不見成道,反人人吐血,是何故也?


答曰:自如來開化,西天二十八祖、東土六代,並無此門。乃僧高峰門人,誣捏坑害後人。況高峰所習是閉息之旁門。何見得也?高峰自曰:忍氣急,即殺人。吾云:吐血,因跑香忍氣,傷其臟腑;坐打香板,傷其脊絡;就是盧醫扁鵲,莫能救之!


問之二曰:參禪問話頭不見成道,何也?


答曰:如來有所問試者,是看學人性道明與未明。明則教外別傳慧命,不得慧命無所成也。


問之三曰:專念經念佛,不見成道,何也?


答曰:經,路徑也;佛,名字也。譬喻考試求官,欲取第一名,求聖人唱四書可進否?六祖云:“東方人造孽,念佛求生西方;西方人造孽,念佛往生何方?”


問之四曰:我釋教參禪人,灰心長坐,不起欲念,凡有走漏,不能成堅固之體,是何故也?


答曰:為人至十六歲,關竅開,既開無有不走泄之理。況且念經,傷其中氣;枯坐,心腎又不能交會,走漏格外多矣。所以近代出家人,反得瘧症,水枯、吐血、枯目,皆謂此也。堅固實有火化之法:譬喻鐺水在上,灶火在下,水得火,自然變化為炁矣。如來云:“火化以後,收取舍利。”實有真傳也!


問之五曰:今之參禪人,而不問走泄之事,自言修道,可得成道否?


答曰:天上未有走泄身子之佛祖。走泄一回,與凡夫交媾一回,其理一也;故無所成矣!


問之六曰:佛是何法起手?


答曰:佛以對斗明星起手。對,即中華返觀是也。斗,即北斗丹田是也。明星,即丹田之炁發晃是也。不對斗明星,萬萬不能成道。釋教下手一著最秘,吾今全露,爾當默思默思!


問之七曰:今之釋教傳法,得者以為出頭,自稱為大和尚,可是真法否?


答曰:得者,如夢得金;稱者,如戲臺上漢高祖、楚霸王,何曾有實也?自達摩至六祖,以口傳心授,故五祖云:“密附本音”。今之所傳,紙上傳某僧某僧之名為傳法,志者觀之,嗄嗄一笑而已!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