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表新主題

《後危險說》(嘉慶四年補刊本)

乾隆癸丑年的《金仙證論》刊本,由王會然居士刻印,這個版本刻印精良,圖片精美。應該是《金仙證論》的初刻本,在此本後面有《危險說》和《後危險說》,為嘉慶四年補刻。這個版本的兩篇說,均在一些文字下面有著重號,下面這個《後危險說》中的黑體字部分,是該刻本中加了著重號的部分。我覺得很有價值,故整理出來分享同好。



煉丹之訣,自古丹書多引而不發,欲求其全訣全火者尤難之,學者難從末由,豈不可歎哉!故予前《危險說》,補《金仙證論》及《慧命經》所不足之處;使苦志者,得下手調藥,及小週天之工法也。夫篇中所謂凝神者,是凝於道心之所。道心而得人心之翕聚,則元炁聚而不散,為孕藥之工,即為雙修性命之苗也。夫神既凝住炁穴,而炁穴之神不又有當知乎?蓋覺其呼吸之往來,是為煉精之風火也。且神又不可泛馳於外,息又不可斷續無噓,神息之相煉,動靜之相依,不出乎範圍,不執乎有無,是謂化精之訣也。且又當知乎神安於陽動之所,以協乎其機,莫離乎其炁,炁化之所在,即神安之所在也。篇中又曰武火者,是採藥、煉藥、煉陰精之妙訣,內外呼吸之秘機,故曰闔闢。其妙在乎二炁逆用之工,故謂之採外藥矣。且煉之者,是化精也,即玄關之中,意鼓息吹之玄機,謂之闔闢。即所謂“鼓巽風,運坤火”。又云:“風輪激動產真鉛”。因坎中之陰精難以制伏,便使風火而化之,神炁相摩而激之,如二物之相摩而生火也。悟一子云:“欲降而靜之,必先激而動之。”此誠言其妙訣,是指玄關中神、炁、氣三物相動相激之機歟!且爐內神炁既以相煉,不可息乎其風,不可出乎其外,不可離乎其炁,神炁之二意,同此相翕,如雌雄交合;當其際,二物週身之意,盡歸於此處。如此得法調藥,何患精之不化,欲之不死,而真種不產者哉?且又曰煉陰精者,謂人食五穀百味所化之精華,名曰津液,是滋養五臟之後天,皆屬渣滓,晝夜滋潤乎週身;而至於丹田者,則為陰精也。此精時刻作怪,攪亂心君,引動元炁之散泄。所謂煉之者,因有先覺之壞景來前,即當以後天之神火注於爐中,是為火種火引也;便使橐籥之鼓風,以風扇火,以火鼓動先天元炁之真火,二火之相摩相激,陽火勝乎陰精,融透週身;何患精之不化,怪之不滅,道之不成者哉?且又曰文火者,乃神炁相定而不動之旨也;真人云:“修之首務,潛之深淵,韜明養晦,而後可以善其用也。”夫既曰不動,而又曰文火者,何謂也?蓋神炁雖曰不動,而呼吸之氣又在此吹噓綿綿不勤之旨也;古曰吹噓,曰溫養,是定而噓之意也。且火得風之所噓,火不息冷,藥則融而溫暖。故文武火者,調藥之的旨也。夫藥既調而自產者,莫當去其武而用其文歟?不知藥產時,呼吸之文武火,俱無所用也;故曰:定息候真鉛。夫既曰不用呼吸之火,而藥之產豈不散歟?蓋妙在乎神炁之相就、相照、相顧之旨也。且當此際,藥之老嫩,鉛之遲早,又必叩乎秘傳相合相離之機採取。安敢妄泄哉?然採取之訣,非用武火,藥焉能歸爐哉?夫升降之火,兼文武而用之。故曰柔而變剛,剛而變柔,剛柔乃丹道之妙旨。及乎六陽吸機之入而升是謂武,然呼機之回而定即屬文;且以六陰呼機之退而降是謂武,然吸機之進而定即屬文;故曰時時有沐浴者,此也。蓋卯酉者,去武全文,不息息中而暗息息者,謂養其生殺之機也。且子午妙在於升降,而又云有沐浴者,是謂一時八刻,而一日有百刻;謂此四時,即屬乎沐浴之法也。且歸根之文火薰蒸補助,乃養丹之的旨,為返照之工夫。而丹之成時,去武火,用文火,是謂薰蒸養丹之法也。


嘉慶四年端陽前五日,華陽著於北京仁壽寺

下一主題上一主題

將此篇文章分享:分享至微博  分享至騰訊微博
收藏 分享

感謝分享

後危險說對於正道修持極為重要
在靜虛子老師編輯的伍柳天仙法脈中是全部字體增粗
代表字字珠璣,不可缺一字的重要性
修持有所突破再回來讀經文會有不同的感想
一步突破會有一步的感悟
願有志者用實際操作來參研經典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