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表新主題

金丹正功雖分門派,修持正果皆宗同法

金丹正功雖分門派,修持正果皆宗同法——讀各派名家丹經一得
                                                                                                  武漢 靜虛子
編按:〈丹道傳真〉所有文章皆係靜虛子先生,對某些書或文章為文或批判、或糾正。實際上他並非為批判而批判,而是慈悲為免有心真修丹道後學遭到誤導,以舉事實、講正理真法來糾正。真修讀者要掌握其重點,從中得到真諦。
一、        序言
   當今丹道氣功名家,在丹道經典外,最推崇的丹功名師及其傳世丹經,大約為:南宗白玉蟾所著《紫清指玄集》中之《修仙辨惑論》,“中派”李清庵所著《中和集》、《瑩蟾子語錄》和《三天易髓》,“中派”陳虛白所著《規中指南》,文始派,隱仙派張三豐所著《玄機直講》、《道言淺近說》、《玄潭集》和《無根樹道情》,東派陸潛虛所著《方壺外史》中《玄膚論》和《金丹大旨圖》,北派伍沖虛、柳華陽所著《伍柳仙宗》,西派李涵虛所著《道竅談》和《人元大道九層煉心文終經》,“中派”黃元吉所著《道德經註釋》和《育樂堂語錄》。據有些學者研究,各派用不同功法證果,並著丹經傳世。於是,杜撰出種種速成頓悟功派,代替傳統三成有序全套功法之艱苦修煉,以遂世人貪欲之所好。如求“玄關法”、“中黃直透法”、“最上上乘頓悟法”迷誤了很多真修實悟者。因為大多數練功者,很難有研讀以上丹經之條件。更因為這些名家在普及氣功事業中作過很多貢獻。作者與大家一樣,自然地崇敬他們,並相信他們的每句話。
  作者幸逢氣功發展的盛世,有條件收集以上丹經。認真研求多年,始知眾翁皆以同一天仙功法證果,皆經多年勤修苦煉,逐步完成三成之證。各人所留傳世丹經,雖有所偏重,且皆重入手之法,以導後學入門,但皆遵傳統三成有序功法之全法。即初成築胎神之基法,含入手求狹義玄關的孕、調藥法,化五穀陰精為元精;採封、沐浴、升降六候的小週天功法,煉元精為元炁;採、服大藥法完築胎神之基。中成之練炁化神溫養道胎法,其中、後期行“中黃直透”之功;胎圓景至出神法。上成之煉純陽之神,乳哺還虛合道法,此即世謂之頓法。逐成相接,不能躐等。
  本文僅就以上丹經中,引用眾仙自述,說明要修證天仙功法,不經艱苦三成修煉而得果證,絕無是處。用以醒今世、後世之真修實悟者。
  二、白玉蟾得傳漸法,證傳漸法
  後世倡言丹功頓法者,皆首以白玉蟾真人之《修仙辨惑論》為宗。下文主要引述陳泥丸、白玉蟾二真人之自著,從中可以看出,白玉蟾學、煉、證、傳三成全法。得傳全法,已經不易。《修仙辨惑論》,其實是白翁之師陳泥丸真人之著述。白真人聞傳後當年,立即追記以誌之,不忘師門厚恩也。此時,白僅得陳傳全初成功法中的法、訣、景、旨,始能真修初成功法,尚不知中成、上成之修法,何能著頓證之法?
  (一)圓頓子陳攖寧氏考證,白玉蟾真人生於宋光宗紹熙五年之甲寅年( 1194 年)。此考證確有真知灼見,故能與陳、白二真自述吻合。
  (二)陳泥丸真人《羅浮翠虛吟》云“嘉定壬申( 1212 年,白翁十八歲,引文中括號,皆本文作者小註。下同)八月秋,翠虛道人在羅浮。眼前萬事去如水,天地何異一浮漚。吾將脫形歸玉闕,遂以金丹火候訣,說與瑤山白玉蟾,使之深識造化骨。”
  (三)白翁著《謝陳仙師寄書詞》云“顧玉蟾三載( 1212 年至 1215 年,得真傳之三年)感師恩,十年( 1203 年至 1213 年)侍真馭,說刀圭於癸酉( 1213 年,白十九歲,正侍師十年,追記《修仙辨惑論》之時)秋月之夕,盡吐露於乙亥( 1215 年,白二十一歲,侍師十二年)春雨之天。……忽承鶴使,擲示鳶箋( 1212 年陳以《羅浮翠虛吟》招白回武夷傳法。),戒回會於武夷……大宋丙子( 1216 年,白二十二歲,侍師十三年)閏七月二十四日,鶴奴白玉蟾焚香稽首再拜。”
  (四)白翁追記《修仙辨惑論》云:“海南白玉蟾自幼師事陳泥丸,忽已九年(已過九年,進入十年即 1213 年),偶一日,在乎岩阿松陰之下,風清月朗,夜靜烟寒(記秋夜之景如畫,確係 1213 年秋夜,非 1215 年春雨之晝)……遂稽首再拜而問曰……僅集問答之要,名之曰:修仙辨惑論云。”
  從以上陳、白二真自著之文可知:白翁於 1203 年九歲,即已師事陳泥丸,十八歲時,陳將大隱,遂傳書召外出遊學歷練之白回武夷,傳繼真功法。侍師十年,十九歲時,始真得初成之法,即“說刀圭於癸酉之夜”。此時,略聞有上成之修證,集師徒問答為《修仙辨惑論》。侍師十二年,二十一歲時,始得傳全套三成功法,即“盡吐露於乙亥春雨之天”。“故云”三載感師恩,即從 1212 年至 1215 年得師真傳之三年也。再隔一年,二十二歲時,白感師門厚恩,自記此段傳承過程。世人何必妄猜疑哉!
  (五)白著《玄關顯秘論》云“海南白玉蟾,幼從事先師陳泥丸學丹法,每到日中冬至之時(孕、調藥功成,小藥生時,非微陽初生時),則開乾閉巽……飲刀圭,從無入有,無質生質,抽鉛添汞(示小週天功),結成聖胎(示採、服大藥功,初成功完,築成胎神之基),十月既滿氣足形圓,身外有身,謂之胎仙。(示中成養胎,胎圓景至出陽神功)。”此處明確提出初成、中成之法,足證白玉蟾翁所得傳、自證、傳世,係三成全功;並非只用上成頓證之法。
  陳泥丸真人既於癸酉( 1213 年)年,白翁十九歲時,真傳白下士所修初成築胎神之基的全部法、訣、景、旨完整功法,恐白以小得小證為足,故借問答之機示白,尚有中士修證的中成神仙之法,上士修證的上成天仙之學,以警醒之。“汝來,吾語汝。修仙有三等,煉丹有三成。”白果不負師望,虔心篤求,故陳於乙亥( 1215 年)白二十一歲時,盡傳全套功法於白。白得傳承為南宗第五祖。
  後世學者,因對《修仙辨惑論》中之上士二字之義不明,故侈言頓法頓證。上士者,已得初成、中成果證,能出陽神之士也。此時,當行無為純神之法,但亦應先“無功功裡施工”,方能逐步真性圓頓,靈光獨耀,與道合真。也絕不是行“無記空”者流,所可理解。
  後世倡頓法可以成真者,可自開宗立派,不必強加於白玉蟾真人。亦不必以白玉蟾真人為標榜,自誤誤人。
  三、李清庵亦得漸法,證傳漸法
  李清庵私淑白玉蟾,故自號瑩蟾子。後世亦視李為白之再傳弟子。
  李清庵著《道德會元》自序中云“予素不通書,因廣參遍訪,獲遇至人,點開心易,得造易經之妙。於是罄其所得,撰成《三天易髓》授諸門人。”余今稍釋此文:“素不通書”指未遇師時,不得真訣則不解丹經之秘。“廣參遍訪”表虔心追求功法,得之不易。“獲遇至人”者,以堅誠心行,孜孜苦求,感恪師恩,終得真師之傳也。“點開心易,得造義經之妙”者,得訣歸來好看書也。既得真傳,自能通曉丹經之秘。李翁得法即不易,哪有頓悟之事?李翁得傳後,再研丹經佛旨,其心得體會,皆示於《三天易髓》一書中,故云“於是罄其所得,撰成《三天易髓》授諸門人。”則求李翁所得、所煉、所證、所傳之功,當於《三天易髓》求之。後世學者所推崇的《中和集》及《瑩蟾子語錄》並非李翁自著,乃李翁及門蔡損庵等所作。尚幸蔡君之名,著中曾多次提及,不是冒名求售者,故此著深合《三天易髓》及《道德會元》之心旨。
  《三天易髓》首編即借儒家《易經》之理釋三成全套傳統功法。尤其是對初成功法,指示尤多。如“潛龍勿用,一陽生宜守靜,常存誠,心正定。”乃示調藥法之起步也。今世之微陽初生,陽物興動,立即行小週天功,甚至無微陽之生亦行小週天功,並自誇速通小週天之法,實不知天仙功法,調藥之妙秘。皆妄以“水火煮空鐺”而自耗元炁。“見龍在田”示調藥功成,狹義玄關現、玄牝出、小藥生,“時至神知”之時,此時,先天一炁從太虛中來,採取當爭一息之傾。下文中更重示功法云“下手立丹基,休將子午推。靜中才一動,便是癸生時。”全引劉明庵祖師之詩,示人孕、調藥之鼎器與小週天功之鼎器並不相同。今世不相信天仙功法的初成法中孕、調藥功與小週天功的藥物、鼎器、火候本不相同者,請研李翁此著。文中“終日乾乾……含章可貞……”示小週天功法。。“括囊無咎……黃裳元吉……”示採大藥功法。“龍戰於野……。”示過關服食功。至此,初成功法示全。“溫養靈胎……玄珠成象……”示中成十月溫養道胎功法,下文再重複示三成全功,除反覆再示從入手孕、調藥至中成的有為功法外,(正如紫陽真人云“豈知有作是根基?”)又加全了上成功法:七調神(乳哺之功),八脫胎(還虛圓性),九了當(合道全真)。
  李翁”廣參遍訪,獲遇至人”,“罄其所得,撰成《三天易髓》授諸門人”之法,本來是含三成全功的有序漸法,並非不分層次,不分藥物、鼎器、火候,一步到位的速成頓法。
  再以《中和集》為證。蔡損庵確得李翁真傳。其中第二卷金丹妙訣篇,反覆示三成全功為:一、煉精化炁,初關有為,取坎填離,二、煉炁化神,中關,有無交入,乾坤闔闢。三、煉神還虛,上關,無為。“尤其是繪圖立象示孕、調及小週天功之火候,雖不如柳師直示人身之實處,也確實難能可貴了。
  順便指出“中和”主要指狹義玄關,乃孕、調藥功成,“先天一炁從太虛中來”,小藥生之景證。其時“時至神知”,“陽光一現”,神覺覺故曰“玄關”亦此同時,神炁和合,蟄翕相依,炁氣(呼吸息)同根,相資互用,闔闢機緘自現,橐籥之相自成,此種炁覺覺,息覺覺之相故曰“玄牝”。豈後世之以意念控制口鼻呼吸妄稱玄牝之外道哉?今之學者,視玄關、玄牝為二物者,實既不知,更未證玄關,玄牝真景,而妄想杜撰之過,更辜負了古德們一片良苦慈心,蓋眾仙原盼後學於此電光火石半息之頃的良機美時,速轉河車,行片時有為之功,奪一年天地之精華。即刻以二候之功,採先天一炁於虛無之中,接行四候妙用,收此丹頭為丹本。吾師有詩示云:”片時成六候,一刻會源頭。大道從中出,元機莫外求。”旨哉!玄關即玄牝也。
  李翁於庚寅年著《道德會元》後十四年至大德丙午年,此時李己大隱,及門高弟蔡損庵始著《中和集》。出書前,印證於杜道堅。杜君作序云:蔡君“勘破凡塵,篤修仙道,得清庵之殘膏剩馥,編次成書,題曰中和集。”可知“篤修仙道”且得名師教誨之蔡君,窮超過十四年(《三天易髓》著於《道德會元》前)之歲月,堅苦修證,也只得李之“殘膏剩馥”則真正著述《中和集》的蔡損庵,也絕非一頓法速成得證者可知。
  可見李清庵所得、所證、所傳、本係三成有序功法之全功。並非一成之學,更非頓證。後世之學者,不知《中和集》中,煉最上一乘法的“至士”,即指《修仙辨惑論》中之上士。二者具同等資格,故有此誤。
  著《三天易髓》之李清庵,著《中和集》之蔡損庵,自己既非頓法成真,且書中明示由鍾、吕首先公開傳出的三成全套功法。後世之學者,何必以頓法強加於李清庵?吾深望尚健在的有很多普及弘道之功而資深有影響的學者,能以弘揚正宗傳統功法為重。重審細研以前不實之文,既可自求正果,更可勿誤後學。則道功幸甚!亦不負吾喋舌之咎。
  四、黃元吉傳漸法,重在傳入手孕調藥法
  黃元吉真人以鴻儒入道,於清道光( 1821 年以後)咸豐及光緒年間,兩次弘道授徒於四川富順縣樂育堂。並非元代同名同姓淨名派之名道士黃元吉。黃真人於光緒十年( 1884 年)自著《道德經注釋》傳世。及門弟子,集黃真人教導而作《樂育堂語錄》,惜未署首次刊印年月。值得一提的是民國八年( 1919 年)四川龍騰劍先生,仰慕黃翁絕學,重刊《樂育堂語錄》,雖有弘道之功(刊弘原著,未加妄解,始謂有功),可惜未得黃真人之真傳。蓋黃真人雖二次授徒數十年,“吾師此山設教十有餘年,至今門前桃李,枝枝競秀,…,吾師所以去而復來。”( P180 — 15.17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0 年版《樂育堂語錄》第 180 頁第 15 至 17 行,後仿此)。可歎“吾師此山設教,其得吾真傳者,僅有數人。人才之難如此。”( P108 — 6 、 7 。)。可惜龍先生等三人,雖好道、求道、弘道,因法會已過,不能親遇黃真人,亦未能感恪遇或得黃真人真傳之高弟,故不得黃真人之真傳,亦不能有真果證。惜乎!緣也!致使龍先生在“重刊樂育堂語錄跋”中,妄指清代鴻儒黃元吉真人即元代淨名派名道之黃元吉翁。
  何以知龍妄而非吾妄,有以下黃真人傳世著文為證。
  “張祖六十而始拋家訪道,七十而得火龍(鄭思遠真人)授訣”( P8 一 9 ),“伍仙示河車功法”( P102 - 3 ),“柳真人云:一息去,一息來,息息相依莫徘徊”( P113 - 2 ),“昔朱元育云”(顛 P232 - 2 ,人民體育出版, 1993 年版《顛倒之術》第 232 頁第二行。後仿此。)朱元育真人清康熙時人,著《悟真篇闡幽》傳世。文中,張祖為張三豐,伍仙為伍沖虛真人,柳真人為柳華陽禪師。語錄中還大段引用《金仙證論》效驗說第七原文“故古云:奇哉!怪哉!玄關頓變了,似婦人受胎,呼吸偶然斷,身心樂融腮。神炁真混合,萬竅千脈開”( P82 - 5 、 6 )。此外,黃真人二著中還引有張三豐真人《玄機直講》之文與李涵虛翁《道竅談》之文。
  若黃真人即元代淨名派名道黃元吉,豈可稱證道於其後,在元末明初得道之張三豐真人為張祖哉?故知清代得道之黃元吉真人,不但在張三豐、伍祖、朱真人、柳師之後,且在李涵虛之後,並得到以上眾真傳世丹經之助益。
  考李涵虛生於清嘉慶丙寅年( 1806 年),大隱於咸豐丙辰年( 1856 年),則黃元吉真人約道光、咸豐間人( 1821 年至 1861 年),故著中引朱真人之語則曰“昔”,而引證首刊於乾隆 56 年,辛亥( 1791 )年的《金仙證論》之文,勉強可謂之“故古云”。
  今有學者,只得龍氏等三人之傳,卻以黃門嫡傳自標榜,而實卻大叛黃真人二著所傳,求狹義玄關之法,自誤誤人。吾不得已,引證黃真人二著之文,先指出其所依三師,龍氏等三人,並非黃門正傳。豈有嫡傳衣缽之正傳,在傳承不足三十五年(光緒十年 1884 年至民國八年 1919 年)內,就不知開宗祖師為何時人之理?豈非咄咄怪事!真崇黃門之學者,萬勿受騙,當速求黃真人示於二著中之天仙真法。
  黃真人二著,雖非系統講授完整功法之書,但著中除多處示有三成全功中各步功法之文外,又於第七十六章注釋中,隱示三成全功。“修煉之道,最重玄關一竅(初成功中,孕、調藥法),…,然二候採藥(採先天一炁小藥),…,四候行火(初成法中小週天功),…。總之十月懷胎(中成功法),三年乳哺,九年面壁(上成頓法之功),無非先天柔弱之氣,為之丹成而仙就耳”(顛 P271 — 13 、 26 ),更於第五十一章注釋中,指出從起手孕、調藥至乳哺還虛的三成全功(請參閱顛 P185 — 29 至顛 P186 - 18 中黃真人原注釋。梅未解黃旨)。
  黃真人在第八十章注釋中,有一段對頓、漸二法的分析。認為頓法雖有其理,但從古至今,無頓法成真之實例。黃真人自認所傳,亦是漸法。今摘錄如下:“若論修道,古有兩等修法:有清淨而修者,有陰陽而補者。清淨而修,即煉虛一著,不必煉精煉氣為(得中成之真證的修士,即真無精無息無炁)也。然非上等根器,不能語此。若果根蒂不凡,從此一步做去,都是順天地自然之道,不似吾師(黃真人)今日之教,尚多作為也(黃真人自認所傳玄關之學,是有作有為之漸法)。…。但此步(清淨而修,煉虛一著頓法)功法,自古神仙,少有從此一步下手者(黃真人親示,古今皆未見以頓法成真之實例)(顛 P282 - 22 至 P283 — 17 )。
  黃真人二著精華是示初成法中,孕、調藥求狹義玄關之法,導後學能真正入手入門。不幸的是,有些學者,卻把這入手孕、調藥之法,誤認為全套功法,而大加宣揚。黃真人對此等人,早有告誡:“無奈而今學人,只道守中(求狹義玄關,孕、調藥求先天一炁小藥)一則,是歷代聖人心法。始而守有形之中,繼也守無形之中(確係孕、調藥求內鼎心印),即可成仙作聖(可惜只能溫養下元,頤養天年),豈知守中得藥(明示守中求玄關為得先天一炁小藥),只算半邊學問(還是僅指初成築基法中的半邊學問)。…,尤要明採取之法(採小藥於一息之傾而封固之。達摩老祖云,二候採牟尼)…,以之運行河車不難矣。”( P129 - 9.13 )又如“故丹經謂之陽生採取,藥動河車,皆自然之道。無非氣機之大小有不同,而河車之大小亦各別也(微陽初生當行調藥功;小藥生當行小周六候之功;兩層功法的鼎器、藥物、火候皆不相同)。”( P87 - 10.11 )。又如“所謂片響虎龍頻鬥罷,奪得金精一點生(小藥生後,立行採封二侯之功)此霎時間事耳。然得之雖易,守之實難。不行子午河車(小週天功沐浴升降四候妙用),不用逆施造化,是猶窯頭泥瓦,未經火煉,一遇雨來,仍化為泥”( P104 - 9.12 )。再看“人欲長生(並非成仙,更非還虛合道),除此守中、河車二法,行持不輟,別無積精累氣(可見係指初成築基之功)之法焉。雖然,守中之火,只有溫溫鉛鼎,惟河車逆運,則有子午卯酉,或文或武之別(示人即使在初成法中,孕、調藥功與小週天功之鼎器、藥物、火候,皆不相同)。”( P174 - 10.12 )
  可見,黃真人二著中明示:即使在築胎神之基的初成法中,以守中法求玄關僅“半邊學問”,只能求得先天一炁小藥作丹頭;必須接行河車法即小週天功法的另外“半邊學問”,方可實煉小藥丹頭為丹本內藥。後世學者又何必妄以求玄關法取代三成全套功法,妄圖速成而自誤誤人?更何苦強冠黃真人之名,求售外道之學,以假亂真,貽誤後學,陷黃真人於不義呢?
  更有甚者,今有學者,以得龍氏三人之傳為憑,自稱黃門嫡傳。為售張執陽後天安樂小術,弘張抑黃,再版《道德經注釋》於其所撰《顛倒之術》中,而其所謂解奧,卻大悖黃真人原著之旨。更妄稱黃真人所傳之玄關為色身之山根,上丹田;指明即得,不修而有,知之常存;還自詡為公開了不傳之秘!徒用《悟真篇》中,敲竹鼓琴之名詞卻妄解其旨,還自詡為其祖孫二代的發明創造。貪求外援,不知“道”修何物?故自趨旁門還自命清淨?若此,吾將另文探究之。
  總之,三成全套功法證果,本廣成、黃、老一脈所傳之正法,首先由鍾、呂二老祖公開著文傳出。古今得真證者,皆以此法。得證者雖因授徒而派分,但皆傳同一正法。
  今世以三成法中,部分功法,妄圖取代全法而求速成頓證之法,皆是不知真法者之妄指。例如:初成法中,求狹義玄關法;中成法內,中、後期之“中黃直透法”;上成法中,無為圓性,還虛合道之頓法;皆是。
  究其誤妄之因有二:首先以世俗貪求之心而求出世之大成,豈能不殆?其次天仙三成正法,傳承極嚴,擇徒而授。不得真傳者,實不可能真知。三成法中,各成之鼎器、藥物、火候,各不相同。即初成法中,孕、調藥與小週天功兩層之鼎器、藥物、火候,亦不相同。而且各步還有法、訣、景、旨,皆鮮為人知。後世有識智之學者,妄解丹經,闡其偏見,而自誤誤人,古今皆然。如集理學大成之朱子,治學嚴謹、誠信不欺的學者,近代幾稀矣!晦翁深悉易理著《周易本義》與《周易啟蒙》,因未得丹道真傳,卻只撰《參同契考異》,而不敢妄注《周易參同契》,賢哉!朱子。只此一念嚴謹之大善,不誤後學,已綰再劫之仙緣。
  上文所列歷代最有影響的眾仙及傳世丹經中,最系統完整傳三成全功的理、法、訣、景、旨,而又隱語最少者,當推伍祖柳師留傳濟世的《伍柳仙宗》。不過為防後學不虔心誠求,得之太易,致於天律而招天咎。文中將功步、火候、心印之秘,散於各章。真修實悟者,應遵柳師之囑,“必須前後湊合,究竟層次,再求真師印證,免誤此生之空修也。”
  再申師言:果能堅毅不二,虔心苦研,必能究竟層次,而得三成全法全旨之秘。遵法勤修苦練,真師必應時而至。真傳本是師擇徒也,吾有頌為證:
  已向人間留秘訣,未逢一個是知音。玄妙天機俱漏泄,無奈學者不究竟。
  不解個中顛倒意,反迷管見妄高論。伍柳本中天仙法,妄云繁瑣不清靜。
  先天一炁太虛來,小周妙行始丹本。行住規則與程限,知行保爾駐長生。
  若無初成真果證,不必侈論中上成。若見眾經宣同法,天仙功訣得髓心。
下一主題上一主題

將此篇文章分享:分享至微博  分享至騰訊微博
收藏 分享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