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表新主題

《樂育堂語錄》卷一之七 、下手識虛‧煉心之道

七 、下手識虛‧煉心之道
近來所傳者,都是上上乘法。生須從靜定中細心體貼,方有會悟。不然,恐信手翻閱,無大滋味。不知吾單詞隻字,都從心坎中抉出,無半句誑汝也。


看吧,黃元吉真人也是說「生須從靜定中細心體貼,方有會悟。不然,恐信手翻閱,無大滋味。」

下工之始,神遊太虛,洞觀本竅,則以虛合虛,而心明性見,隨時俱在,不待真陽生也。

這是入手法。神遊太虛,洞觀本竅:意即凝神炁穴。
以虛合虛,而心明性見:以虛,凝神炁穴直至虛極靜篤;合虛,性本虛靜,惟有煉至虛極靜篤,才能心明性見。
而心明性見,隨時俱在,不待真陽生也:明心見性是虛極靜篤時隨時可能發生,而不是在等待真陽生中發生。等待即是有欲有念,哪能虛極靜篤?真陽生是明心見性的證驗,兩者是一非二。


可惜人只知養虛,不知去間虛之物。亦第知心馳於欲為不虛,不知力絕夫欲亦為不虛。夫以多欲令人神傷,絕欲亦令人心勞,二者雖有不同,其為心之障則一而已。

不知去間虛之物:修士只知有欲念就是不虛,卻不知有心去欲去念反而是不能入虛的原因。

顧不曰虛而曰陽生,蓋以虛言,則恐人墮於無一邊;

所謂明心見性,就是修煉入靜虛時,虛無元氣現。此虛無元氣就是真陽生。但未得師指,不知性命雙修的人,如只說虛不說陽生,恐會墮於單修性之頑空、無記空。

曰陽者,即示人虛中得實,含有圓明洞達、無限神通在內。惟能虛之極,陽乃從中而生,我即以真意採取之,烹煉之,沐浴溫養之,

不說虛改說陽生,是要明示虛(明心見性)中可得陽生之實證,陽生之實證是有景徵,而且時至神知,須即行採取、烹煉、沐浴溫養等具體工夫,

一如天地初開,煙雲障蔽,真陽一到,而融融春意,無非是一團太和,醞之釀之,以外悉化為烏有矣。有者既化,而無者又從此生。蓋實者虛而虛者實,要皆一陽之氣自然造化於其中,而初無容心焉。

一如天地初開,煙雲障蔽,真陽一到,而融融春意,無非是一團太和:指入虛前一片漆黑,真陽一生,有「融融春意」之內景,這就是先天一炁。
醞之釀之:即進行前述採取、烹煉、沐浴溫養等具體工夫。
以外悉化為烏有矣,有者既化,而無者又從此生:行完採取、烹煉,返回炁穴沐浴溫養,入於虛無中,等待下次陽生到來。
蓋實者虛而虛者實,要皆一陽之氣自然造化於其中:這一小段最值得單修性之頑空、無記空者深思,明心見性有「虛中得實」之證驗,還有「實者虛而虛者實」之過程,而且是「要皆一陽之氣自然造化於其中」的工事,無論百千萬人,證驗皆同。非各說各話的所謂開悟。
而初無容心焉:從一開始,就要煉心入虛,不容一絲絲後天意念。


《定光經》云:“得道之驗,第一宿疾齊消,身心爽快,行步如飛,顏色光耀”,皆一陽之化化生生者也。

這裡講的是孕調藥完成,並行滿三百有效週天。只是初關煉精化炁前二步工夫。其效驗是「宿疾齊消,身心爽快,行步如飛,顏色光耀」,雖未達到下一步「白髮轉黑,齒落重生」之效驗,但已是健康無病。這是採得先天一炁的明證。
以後碰到自言成就有多高,或已進入煉炁化神、或煉神還虛的人,就看看其是否已「宿疾齊消,身心爽快,行步如飛,顏色光耀」,就知真假。


但願生具一堅固耐苦心,不造其極不止。平日用工,亦要識虛字之妙,方有進步。此處得力,才算真得力,真實受用。他如一切榮顯,皆春花在目、浮雲障天,毫無意趣也。若不得此般至樂,斷無有不傾於勢利場者。學人造到此境,才不枉一番心志。

他如一切榮顯,皆春花在目、浮雲障天,毫無意趣也:只有入虛陽生、明心見性, 才是真功夫。其他看到什麼光啦、影像啦,聽到什麼聲音啦,都是障道之干擾,沒什麼意義和值得津津樂道的。

再示生煉心之道。夫人之心,本自虛靈洞達,只因有心無心二字著之,所以不明而昏,不虛而窒也。人能存誠以立其體,隨緣以應其機,即程子所謂“心普萬物而無心,情順萬物而無情”是也。生能如此,即一刻中萬事應酬,俱如山中習靜一般。若不如此,即閉門靜坐,亦如萬馬營中擾攘不休。故莊子云:“不制其心,心不得其正;強制其心,心亦不得其正。”惟有存其心而不使之縱,寬其心而不使之忘,如此動靜惟一,隱顯無分矣。是豈易得者哉?生須從此審定玄關一竅,常常採取,不失其時,進退火符,不違其制,沐浴封固,不愆於度,則神氣打成一片,真機常在目前,自然天然,一任外緣紛集,此心直與太虛同體,毫不動心焉。

煉心之道“心普萬物而無心,情順萬物而無情”:對境無心,應境無心。
   生須從此審定玄關一竅,常常採取,不失其時:須知採之時。
    進退火符,不違其制,沐浴封固,不愆於度:須知程限規則。
下一主題上一主題

將此篇文章分享:分享至微博  分享至騰訊微博
收藏 分享

返回列表